加载中 ...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频道 > 人物访谈 > 正文

蓝驰创投陈维广:一等人创业,二等人投资

2016-08-04 10:27:19 来源:Judy:商业与生活

  你先把事做了再说

  口述|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

  文|朱晓培

  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

  从一个高兴奋点跌下去,再冲上来,很多时候,互联网就是这样玩的。

  2001年的美国,大家对互联网都很兴奋,到了2002-2003年整个市场都坍下来了,亚马逊的股票没人敢买,人们都认为互联网是没有希望的,但到2005年又开始繁荣起来了。你要是在2003年买了亚马逊的股票,你现在应该很富有了。

  每个创新都是这样。一个技术创新开始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但它的价值真正体现出来,往往是4、5年之后。我认为,VR、AR就属于开始兴奋的阶段,价值真正被挖掘出来,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2005年,我们在国内投了第一个项目,皮卡,主要做无线IM。当时我们上海的一个同事认为这个项目挺有趣,可能是下一个QQ。但没想到,我们投完没有一年,QQ就把他们给灭了。

  最初,QQ还没有无线端,只有PC端,皮卡可以让你用手机接受QQ信息。QQ做手机端后,就把皮卡的这个功能给屏蔽了。后来,皮卡就转型了,转型后,我们以一亿美元的股指把皮卡买给了香港一个上市公司,中软。

  印象特别深刻,当时都觉得无线市场会很大,但无线真正爆发,其实是2011-2012年。

  2005年,第一波中国视频网站也开始发展起来了,我们投了PPTV。说实话,当时我不是太看好古永锵(优酷)那个模式,因为我觉得他的模式会很烧钱,于是没投。但我没想到,他能融那么多的钱。所以,投资就是这样,人算不如天算。

  投资人和创业者或者公众,看待项目的角度可能不一样。

  作为一个投资人,你是不是在一个适当的时间点退出,可能更重要。基本就是从买低卖高的角度来考虑。你不能在那个时间点退出,可能就白忙一场。

  我不认为一定要投独角兽。有些人一定要投独角兽,独角兽回报多,但投独角兽要很多钱,容易被稀释。比如滴滴估值如果是200亿美元,你投了2亿美元也只不过是占1%,如果换个中小规模的公司,估值10亿美元,你投2亿美元就可以占20%。

  所以,关键还是退出的策略。2015年,我们有两家公司通过合并的方式退出了,一个是赶集网,一个是美丽说。

  58同城IPO之后,姚劲波就找我们,想合并。当时谈条件,我们要求5:5,他可能要求7:3,所以没谈拢,直到去年,才以5:5合并了。

  很多传言说,赶集当时融不到钱,甚至谣言说百度要吞并赶集,其实当时杨浩涌有很多选择。如果条件不合适的话,赶集也不会合,它可以独立发展。我觉得,杨浩涌和姚劲波都有度量,杨浩涌放弃了他去敲钟的意愿,姚劲波也得放弃不少利益,这一定是需要双方非常坦诚地接受对方。

  当然,关键还是资本市场开始收缩了。如果市场上还有这么多钱支援着两方,O2O没那么火,竞争压力没有那么大的话,我觉得大家还可以继续做自己的事情。问题是,大家已经看到资本市场开始收缩,竞争对手也开始去做O2O,侵蚀58和赶集的市场份额,所以两边就有危机感,还是抱团比较好。

  至于美丽说,失误在于公司发展好的时候没有去融更多的钱。等到公司资金比较紧张的时候,刚好市场有很大转变,不好融了。

  你说新美大合并,为什么有人说张涛哭了?他们的情况跟58赶集不一样,58赶集是有钱的,两边都有钱都做得好。新美大两边都没钱了,而且还在烧钱,所以有一点无奈。蘑菇街跟美丽说一样,两家公司也是缺钱,只是说徐易容融资方面也受挫,合并我觉得是最好的结果。

  我在内部说,当时花大了多时间在赶集58身上,我以为徐易容那边融了两个亿,应该挺安全的。可是没想到蘑菇街发展太快了,太不可思议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广告的问题。应该砸一点广告,你砸了它,流量就能上来。但流量上来后,你应该马上去融资。因为广告一停的话,流量一下,你的融资就会受影响。这是一个毒药。

  浩涌做对的事情就是砸了广告销售没跟上后,他听我们的话立刻把广告给停了,至少他活下来了。

  唱吧是我的合伙人朱天宇投的,他当时关注陈华一段时间了,天宇要投,我见陈华一次就当场投了。说实话,他做什么我不是太在意。陈华之前有过一次创业,构建团队和整个资源的能力都比较强,在行业属于一线。唱吧现阶段在我们的预期当中,不过你知道互联网的用户,是在逐步变化的。

  现在直播比较火,确实对唱吧有影响。这是唱吧或者说YY们面临的挑战,总有新对手出来。我觉得陈华他们的挑战不是在流量,他们的流量已经很大了。月活大概是四千多万,日活也接近五百万,他们的挑战是如何持续地保持日活跟月活,然后变现。

  春雨医生的张锐,有时间你可以采访他,对你会有帮助。我这个不是老王卖瓜。张锐之前是网易微博的副主编,我们投的时候,觉得他是一个做互联网的人,能把线下的这一摊做好已经不错了。可是现在春雨医生已经做出一个生态来,除了线上还有春雨诊所,有做春雨国际,又做了一个基金投这些边缘的创业公司,所以他把整个春雨生态做了一个形出来,真的是超出我当时的判断。

  他真的让我感觉,一个人如果能随着公司成长而成长,做出来的事业和他的社会价值远超出你的预料。

  反正,你先把事干了再说。

  我们投PPTV的时候,外面也在说,他们没有牌照,甚至当时有一个条文,要求视频网站的股东一定是要有国企控股。所以,我觉得中国是这样的,只要不犯法都可以做,做了你只要能创造价值,问题是慢慢能解决的。

  这十年,投资公司都挣到了钱。当一个产业挣到钱,就有一大帮人进来了,下一波就看谁更专业,谁专业谁就投得更好。回报会有一定调整,不可能每个人还是保持2—10倍那么高的。可是,中国机会比较多,投不到赶集,投不到滴滴,不一定说你挣不到钱,每个行业都有潜在的机会。

  大家都在争先恐后的做早期投资。做A级市场说要做早期,做后期基金也要做早期,从阿里出来的员工也说要做天使轮,原因就是大家感觉这边还是有机会,有回报。因为都是逐利的,我担心会影响到生态。

  但相信,最终这个行业一定是越来越聚焦,不管投资人还是创始人,会越来越专业。你看腾讯,他们这边投那边投,到最后留下的还是聚焦的。因为竞争变得激烈,你没有办法顾得那么多。

  很多创业者都在同时做一些投资,我认为,每个人都一样,每一天的时间和精力有限,要同时创业做投资是很难的,除非你跳出来只做投资。

  精英就应该创业,创业的回报会比投资人更好。我们行内有一句话,一等人做创始人,二等人做投资人(VC、PE)。创业挣的钱,就应该比投资赚得多,关键是。做的项目是不是一个好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