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频道 > 焦点新闻 > 正文

天天看热讯:天齐锂业两地上市,只为成为中国“锂王”?

2022-07-21 19:50:26 来源:DoNews

7月13日,天齐锂业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继赣锋锂业之后第二家同时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锂资源企业。

此前,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初步确定发行价区间为69港元至82港元。上市前夕,其最终将发行价定为每股82港元,共募集资金净额130.62亿港元,同时创下了港交所年内最大规模IPO记录。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然而在上市首日,天齐锂业却遭遇了破发,其股价一度下跌至每股73港元,日内跌幅高达10.98%。午间开盘后,天齐锂业的股价仍处于破发状态,但跌幅有所收窄,直至港股收盘,其股价才最终拉升回每股82港元,与发行价持平,上市首日总市值为1346亿港元。

对于天齐锂业上市首日破发一事,天齐锂业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夏浚诚表示,“股市是一个自由的财经交易市场,不是说企业能够控制的,说股价跌跌涨涨都是很正常的。我不觉得A股和港股的股价方面,除了公司的基本面外,有什么可以去担心的。”

天齐锂业不受资本市场待见的直接原因或指向了一场风波。7月10日,也就是天齐锂业赴港上市的前两日,前私募“一哥”徐翔的妻子应莹发微博指出,天齐锂业的戴维斯双击(指在低市盈率买入股票,以高市盈率卖出的投资策略)已达顶峰,价格已经被高估。

即将赴港上市的天齐锂业瞬间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7月11日上午,天齐锂业方面紧急回应称,“提醒投资者理性看待市场评论,注意投资风险。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

尽管如此,但天齐锂业的股市表现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极大影响。7月11日,天齐锂业的A股开盘价为每股143元,开盘后股价一度跌停,截至当日A股收盘,天齐锂业的股价最终跌去9.16%至每股134.45元,总市值蒸发约201亿元。

曾经陷入过巨大资金危机的天齐锂业,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触底反弹,如今又奔赴港交所风光上市,但锂资源行业属于典型的强周期行业,上市也并非万能灵药,未来,天齐锂业的业绩高增长还能否持续?

01.赴港上市还债天齐锂业自救

天齐锂业赴港上市的目的明确且直接。

根据天齐锂业在招股书中披露的募集资金用途,其中约88.65亿港元将用于偿还智利矿业化工公司(SQM)债务的未偿还余额;约11.7亿港元将用于为安居工厂一期建设拨资;约7.85亿港元将用于偿还利息介乎4.35%至5.49%且到期日介乎自2022年9月至2025年6月的若干中国国内银行贷款;剩余的12.02亿港元将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用接近68%的募集资金偿还SQM债务的未偿还余额,主要源于天齐锂业此前一次堪称疯狂的收购行为。

2017年10月,拥有SQM32%股权的加拿大钾肥公司PotashCorp发布新闻稿称,其将在未来18个月内剥离包括SQM等公司在内的股权,以满足印度方面批准PotashCorp和加拿大化肥公司Agrium合并为Nutrien公司的条件。

SQM是全球第一大碳酸锂生产商,拥有智利阿卡塔玛盐湖的部分采矿权,而阿卡塔玛盐湖是全球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盐湖。PotashCorp剥离SQM股权的实质是出售阿卡塔玛盐湖的采矿权。

2017年,SQM的碳酸锂年产能为4.8万吨,其全球市场占有率约为25%,而截至2021年,SQM的碳酸锂年产能为12万吨,全球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至34%左右。SQM曾在2021年财报中表示,其产能将在2022年进一步扩大,预计年产能为18万吨碳酸锂。

当时,天齐锂业正在全球范围内大手笔收购锂矿开采权,以加速其锂资源业务的布局。

2018年5月,在经过多轮竞价后,天齐锂业最终以40.66亿美元的天价将SQM的23.77%股权收入囊中,不过,天齐锂业自筹资金只有7.26亿美元,但是为了完成收购,天齐锂业通过银团贷款和境外筹集资金合计35亿美元,其中包括以中信银行为主的境内银团贷款25亿美元。

2018年10月,天齐锂业曾试图通过港股上市募集资金10亿美元,并将其中90%用于偿还银团贷款,以缓解债务压力,然而由于全球锂资源行业处于低迷期,且业绩表现连年亏损,港股估值定价偏低等原因,天齐锂业的港股上市计划最终宣告失败。

事实上,天齐锂业并非第一次如此大手笔收购锂矿开采权。

2014年,天齐锂业斥资50亿美元完成了对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公司51%股权的收购,泰利森锂业拥有全球最大、开采条件最优秀的矿石锂资源Greenbushes矿,同时也让天齐锂业尝到了甜头。2015年,泰利森锂业总经理佩特曾表示,“中国市场80%的锂精矿,都由泰利森供应。包括天齐锂业的锂辉石原料,也都由泰利森提供。”

天齐锂业本想通过收购SQM股权再造辉煌,然而回报还没来得及显现,举债收购行为却先给天齐锂业带来了巨大压力,在2017-2020年,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0.39%、73.26%、80.88%和82.32%,呈现出逐年增长的态势,同时,天齐锂业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也从2017年的30.95亿元降至2020年的6.96亿元。截至2022年6月10日,收购SQM股权案债务剩余未偿还本金仍有11.3亿美元。

02.竞争者众多“锂矿双雄”陷入苦斗

与天齐锂业在资本市场上遭遇跌停、破发不同的是,其业绩表现可谓高歌猛进。

根据天齐锂业2021年财报,其总营收为76.63亿元,同比增长136.56%;归母净利润为20.79亿元,同比增长213.37%,强势扭转了此前的颓势。

2022年一季度,天齐锂业的净利润甚至实现了翻倍增长,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为52.57亿元,同比增长481.41%;归母净利润为33.28亿元,同比增长1442.65%;扣非净利润为28.34亿元,同比增幅1883.09%。仅一季度,就超越了2021年全年的净利润。

不仅是天齐锂业,作为全球第三大、中国第一大锂资源企业,赣锋锂业的业绩表现也堪称亮眼。

2022年一季度,赣锋锂业的总营收为53.65亿元,同比增长233.91%;归母净利润为35.25亿元,同比大涨640.41%,而扣非净利润为31.03亿元,同比暴增956.4%。

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双双实现净利润翻倍增长的主要原因均为综合毛利率大幅增长所致。根据2022年一季度财报,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6.65%和85.28%,作为对比,在2021年一季度,两者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0.33%和45.55%。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天齐锂业在2022年一季度的综合毛利率为近六年来最高,2016-2021年,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1%、70%、68%、57%、41%和62%。

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业绩表现亮眼的背后,是因为受到下游旺盛的需求推动,导致碳酸锂等锂盐的价格水涨船高。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从2021年1月至2022年3月,正极三元锂材料均价从12.4万元/吨上涨至36.8万元/吨,涨幅为196.8%;磷酸铁锂材料均价由4万元/吨飙升至16.2万元/吨,涨幅为305%;上游锂辉石均价从2.5万元/吨涨至13.6万元/吨;磷酸铁锂电池电解液平均上涨190.2%。

不过,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在享受到锂盐价格暴涨带来的红利的同时,也在被其反噬。锂盐是生产动力电池的必备原材料,但其价格暴涨严重压缩了产业链下游的利润空间,因此,无论是动力电池厂商还是新能源汽车厂商,纷纷将触手伸向了最上游的锂资源行业。

作为动力电池行业绝对的霸主,宁德时代早就开始四处投资、收购锂矿,以加强其原材料供应的稳定性。

在海外方面,宁德时代持有澳大利亚矿产商Pilbara Minerals7.5%的股权,后者每年将向宁德时代供应7.5万吨的锂辉石精矿;宁德时代还持有加拿大矿产商Neo Lithium8%的股权,其主要资产为位于阿根廷西北部卡塔马卡省的3Q锂盐湖项目;另外,宁德时代参股的天华时代出资2.4亿美元入股了刚果(金)的Manono锂矿,而Manono锂矿已探明资源量达2.69亿吨,推测锂资源储量达4亿吨。

在国内,宁德时代子公司四川时代新能源与甘孜州投资集团、宜宾三江汇达公司、四川省天府矿业公司签订了合资协议,以增加锂资源供给;为了进一步加快在四川射洪的磷酸铁锂项目建设,宁德时代还与富临精工及其子公司签署了补充协议并增资。

而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霸主,特斯拉也在疯狂加码锂资源业务。

2020年,特斯拉CEO埃·马斯克称正在建设自己的锂矿提炼工厂,并已经拿下美国内华达州一处锂矿的开采权。此外,特斯拉还直接和澳洲的两家锂矿生产商签署协议,后两者分别向特斯拉每年提供10万吨锂辉石精矿和11万吨锂辉石精矿。

“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的业绩表现主要是吃到了新能源汽车和储能市场发展的红利,但这种红利或许无法长久存在,未来动力电池厂商和新能源汽车厂商布局锂矿、锂盐业务的趋势不仅不会减弱,反而会进一步加强。”一位新能源分析师向DoNews(ID:ilovedonews)预测。

对于天齐锂业而言,未来的行业竞争将会进入白热化阶段,想要完全脱离困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张宇,36氪经授权发布。